<i id='tt71u'><div id='tt71u'><ins id='tt71u'></ins></div></i>
<fieldset id='tt71u'></fieldset>
<i id='tt71u'></i>
<acronym id='tt71u'><em id='tt71u'></em><td id='tt71u'><div id='tt71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t71u'><big id='tt71u'><big id='tt71u'></big><legend id='tt71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'tt71u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tt71u'><strong id='tt71u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tr id='tt71u'><strong id='tt71u'></strong><small id='tt71u'></small><button id='tt71u'></button><li id='tt71u'><noscript id='tt71u'><big id='tt71u'></big><dt id='tt71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t71u'><table id='tt71u'><blockquote id='tt71u'><tbody id='tt71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t71u'></u><kbd id='tt71u'><kbd id='tt71u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dl id='tt71u'></dl>

          <ins id='tt71u'></ins>

        1. 隻要快樂,暫時“單著”也無妨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我有足夠的能力養活自己,想找一個他,無非是尋覓更加溫暖豐富的人生,是錦上添花的事,即便錦上不添花或者晚添花,也不過是好和更好的關系,我何至於如此心焦?
            華燈初上,辦公室裡小小地騷亂瞭一會兒。有傢的早已歸心似箭,戀愛的款款約定瞭見面地點,一屋子人瞬間作鳥獸散,慢慢恢復瞭寂靜。
            我已經習慣瞭,看著大傢一個個跟我道別,一個個消失,或閑散地上一會兒網,或不緊不慢地隨後離開。28歲瞭,還沒有一個吸引我步履匆匆的歸宿,萬傢燈火裡,至今沒有屬於我的那一盞,走或不走,已經失去瞭意義。是的,我就是傳說中的剩女,隻是,我一直想不明白,我怎麼就剩下瞭呢?
            我在市區一傢事業單位任職,身高一米六四,體重102斤,相貌中等偏上,氣質中等偏上,決不是讓人望而生畏的女強人,更不是令男人顏面頓失的醜女,理論上應該是婚戀市場上最"暢銷"的品種。但比我條件好的和比我條件差的都能順利找到自己的另一半,惟獨剩下瞭條件不好不壞的我,著實讓人鬱悶。
            其實小時候追我的人挺多的,戀愛談瞭若幹場,最長的一次是在大學裡,談瞭整整3年。他是個籃球打得很漂亮的帥男孩,那段愛情很美好,很純粹。可生活總是現實的,畢業後,我在傢人的幫助下進入這傢事業單位,算是端上瞭鐵飯碗,學貿易的他去瞭上海,沒過多久,這段愛情無疾而終。
            傷心瞭一段時間,我就踏上瞭漫漫相親路。3年來,我相過的男人兩個巴掌都數不過來,遍及各行各業,警察、工程師、醫生、商人……每次都是高不成低不就,不是我沒看上人傢,就是人傢沒看上我。偶爾有感覺還可以的,繼續相處一段時間,又會興味索然:現在的男人,靠譜兒的真不多。
            不知道的人以為我有多挑剔,其實真不是,我隻要人品好,學歷本科以上(我自己就是本科),身高一米七五以上(我自己一米六四,穿上高跟鞋差不多一米七,總得比我高點吧),聰明點、勤奮點,有現成的房子最好,貸款能買也可以,不要求他掙得太多,比我工資高就可以,當然大傢興趣相投、有共同語言,這樣日子才能過到一起。很普通的條件,就這麼難嗎?為什麼快30歲瞭,都不讓我遇見一個?
            爸媽急得上躥下跳,幾乎見人就托,讓人傢幫我介紹對象,還不時對我嘮叨:"別太挑瞭,差不多能過日子就行瞭。"我也急,也想把自己快點嫁出去,可也得找個對眼的人不是?否則不跟跳火坑一樣。
            前些日子,高中同學苗苗要給我介紹男朋友,說是老公的同事。我興致勃勃地去瞭,一見之下,飯沒吃幾口,生瞭一肚子氣回來。那男人撐死一米七,肉包子臉,最可氣的居然是苗苗老公的下屬。
            苗苗打電話說對方對我印象不錯,問可不可以再約我,我一口回絕。苗苗還不死心,一個勁勸:"安傑真是個特別優秀的人,人品好、脾氣好,說話辦事滴水不漏,傢境、學歷都不錯,最難得的是具有現代男人最缺的幽默感,是居傢過日子最好的丈夫人選,你再考慮考慮吧。"決不!我憤憤地想:自己找個一米八的帥哥科長,把一個矮小的醜嘍羅推給我,要是成瞭,將來我還得畢恭畢敬地把她當領導太太敬著。憑什麼?從小我比她學習好、比她長得漂亮,難道在人生大事上她就非得壓我一籌?
            周末,一張"紅色罰單"飄到手裡,工程處的一位同事結婚。說實話,我挺不喜歡這種場合的,熱熱鬧鬧的婚宴上,總有人會不厭其煩地詢問:"下一個該輪到你瞭吧?男朋友別保密哦,什麼時候帶給我們看看。"一到這時候,我都覺得特別難堪。果然,這一次,我又沒有堅持到底,半路跑瞭出去。
            當然,我沒有什麼可去的地方,漫無目的地轉瞭兩圈,無精打采地回到瞭傢裡。媽媽見我回來,趕緊湊瞭過來:"吃完瞭?熱不熱鬧啊?周圍有沒有感覺不錯的男孩子?如果有,拜托同事給介紹一下唄。"
            我煩不勝煩,突然歇斯底裡地叫起來:"你們別管我的事!天天找對象找對象,嫁不出去會死嗎?逼急瞭,我上街隨便拉一個嫁掉。"
            媽媽被我突如其來的火氣嚇住,呆瞭兩秒鐘,抹起瞭眼淚:"媽媽關心女兒的終身大事也有錯嗎?我養你這麼大,連問句話的權力都沒有?"一邊說一邊轉身進瞭自己的房間。
            望著媽媽略顯蒼老的背影和花白的頭發,我的心像被誰掐瞭一把,回頭沖進自己臥房,伏在床上放聲痛哭,既後悔對含辛茹苦的媽媽如此粗暴,又為自己的這種狀態糾結。
            其實見完苗苗介紹的對象以後我就發現,我現在跟以前不一樣瞭。從前的我溫柔寬和,有好多非常要好的閨蜜,可現在,我不僅脾氣壞心眼小,而且有一種自閉的傾向,從前的閨蜜都斷瞭聯系,總感覺隻有呆在自己的房間才踏實。但呆在傢裡,又止不住地焦慮、抑鬱,原本挺陽光的一個人,居然變得自卑起來。我感到,自己肯定出瞭問題。
            我為什麼焦慮?過去女人著急結婚是因為不夠獨立,總要被人"養"著。可身處現代,我有足夠的能力養活自己,想找一個他,無非是尋覓更加溫暖豐富的人生,說到底,是錦上添花的事,即便錦上不添花或者晚添花,也不過是好和更好的關系,何至於如此心焦?難道僅僅為瞭約定俗成的觀念和習慣?
            想通這件事之後,我的心境豁然開朗。我問爸媽:"你們催我結婚是想讓我生活得更幸福嗎?"爸媽點頭如啄,"那麼,如果我現在很快樂,你們就不必過於憧憬變數太大的東西,容我可著自己的心去努力。"他們不說話瞭。
            用心發現,剩女的生活其實滿不錯的。那些又要上班又要照顧傢庭的女人,滾在奶粉尿佈堆裡,幾頭忙活,連照鏡子的時間都沒有。而我,有大把大把的時間花在喜歡的事物上,喝茶、購物、看話劇、讀小說、做瑜伽、會朋友,女人鐘愛的事情我可以盡情做個遍,所謂"精致生活",是用時間和精力堆起來的。
            關鍵是,當我從容、美好地生活著的時候,反而吸引瞭更多贊許的目光,當然有異性。而我,亦不再將那些浮華的"條件"列為甄選的標桿,既是"添花",便遵從心的指引。
            結婚,還是剩著?隨遇而安,隨緣而動,最重要的是,我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