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xmyhp'></dl>
<fieldset id='xmyhp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xmyhp'></i>

  1. <tr id='xmyhp'><strong id='xmyhp'></strong><small id='xmyhp'></small><button id='xmyhp'></button><li id='xmyhp'><noscript id='xmyhp'><big id='xmyhp'></big><dt id='xmyh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myhp'><table id='xmyhp'><blockquote id='xmyhp'><tbody id='xmyh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myhp'></u><kbd id='xmyhp'><kbd id='xmyhp'></kbd></kbd>
    <ins id='xmyhp'></ins>

    <code id='xmyhp'><strong id='xmyhp'></strong></code>
    <acronym id='xmyhp'><em id='xmyhp'></em><td id='xmyhp'><div id='xmyh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myhp'><big id='xmyhp'><big id='xmyhp'></big><legend id='xmyh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i id='xmyhp'><div id='xmyhp'><ins id='xmyhp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xmyhp'></span>

          溫柔的人往往最無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原來,她一直是個好姑娘。隻不過在過往的愛情裡,愛到失去瞭自我。

            可我隻喜歡你呀

            趙桐在畢巖的世界裡,招搖過市地混瞭三年。

            然後,他們一起去瞭上海。學校分別在松江大學城和五角場,見一面幾乎要橫穿魔都。大部分時間,都是畢巖來找趙桐。

            一起去吃街頭的美食,看午夜場的電影。也會在學校門口的賓館開個房,一本正經地在兩人中間放個枕頭。像極瞭剛剛陷入熱戀的小情侶,舍不得吵架,舍不得生氣。

            趙桐原本以為,他們會這樣一輩子膩歪到老。

            可自從畢巖當瞭廣播站的播音員,他的人生好像就一發不可收拾起來。系裡的晚會,市裡的主持人大賽,哪裡都有他。畢巖的聲音很好聽。聽他說話,像走在靜謐的樹林裡,聽潺潺流淌的泉水。

            當初明明是她慫恿他報的名,現在趙桐卻覺得,像是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拿來和全世界分享瞭。

            有天,她去學校找畢巖,畢巖正在臺上和漂亮的女搭檔對臺詞。趙桐遠遠地看著,一顆心黯淡下來。以前那個有點呆頭呆腦的男生,怎麼突然一下子變得那麼好看瞭呢?隻不過是刮瞭胡子,換瞭發型,卻仿佛在一夜之間成瞭眉目清朗而又自信滿滿的少年。而她,卻還是那個平凡的小鎮姑娘。

            畢巖不再是她一個人的畢巖,有不少女生圍著他。趙桐有點小焦慮。

            心底的不安不小心暴露出來時,畢巖刮瞭刮她的鼻子,寵溺地說:別的姑娘再好,可我隻喜歡你呀。

            他的溫柔向來都是這樣滴水不漏的。

            熄滅在他的溫柔裡

            畢巖的搭檔,叫王曉咚。

            趙桐第一次見她,心裡嘩啦一下,卷起瞭千層浪花。怎麼說呢,王曉咚是那種不把自己當回事兒的姑娘,但你就是沒法不註意到她。

            她長得高高瘦瘦,留波浪大卷發,塗濃濃的口紅,明明是呆在雲端的女神,卻非要和一幫男生在大排檔咕嚕咕嚕地喝啤酒,大口大口地吃肉,看起來有種格外的硬朗和誠懇的漂亮。

            畢巖說起王曉咚的時候,會不自覺地嘴角上揚。趙桐心有戚戚,在地鐵裡跑得更勤快瞭。她有點兒討厭這樣的自己,卻又拿自己沒辦法。

            打電話給畢巖,畢巖不是在廣播站和王曉咚錄節目,就是和王曉咚在食堂吃飯。

            趙桐一急,朝畢巖嚷:你倆為什麼老是在一起?

            畢巖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:你吃醋瞭?

            趙桐頓時就委屈得掉瞭眼淚,畢巖這才慌瞭神。他從宿舍被窩裡爬出來,趕最後一班地鐵去找趙桐。在她的宿舍樓下,畢巖一把抱住她:傻瓜,瞎想什麼呢?

            她就這樣毫無招架之力熄滅在畢巖的溫柔裡。隻是,一旦看不到畢巖,那些不安和恐慌又撲面而來,淹沒瞭她。

            趙桐開始懷念以前的畢巖。高一那年,畢巖父母離婚。他每天打遊戲看小說,說不上來的頹廢。16歲的趙桐,迷戀這種頹廢的憂傷。她屁顛屁顛地跟在畢巖身後,硬是一點點撫平瞭少年的憂愁。

            兩人順理成章地戀愛。那時許巖的眼裡,隻有她。而現在,畢巖的生活裡多出瞭很多其他的東西。譬如王曉咚。

            趙桐沒辦法攆走王曉咚,還得表現得很大度,於是患得患失得厲害。隻好不停地吵架,不停地分手,又不停地和好。

            漸漸有些疲倦。

            溫柔的人往往最無情

            到底還是熬到瞭大學畢業。

            王曉咚去荷蘭留學,趙桐暗自松瞭一口氣,像是消除掉瞭愛情隱患,從此天下太平。她和畢巖在田林路租瞭個老公寓,住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畢巖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一傢視頻網站當出鏡記者,怎麼看都有點大材小用。不過畢巖運氣還不錯,不久後竟然接到SMG的電話,順利進瞭電視臺。畢巖說,是人事在網站上看到他的視頻,挖他過去的。

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趙桐特意燒瞭基圍蝦和昂刺魚,兩人吃得很滿足。她以為,這就是他們往後的生活,樸實,簡單,卻快樂。

            可有一天,趙桐半夜醒來。隱約聽到畢巖在衛生間壓著聲音接電話,她的一顆心頓時被轟得七零八落。下意識地從床上爬起來,沖向衛生間。

            畢巖有些支支吾吾地解釋,王曉咚心情不好,給他打瞭個電話,沒有別的意思。然後他又說,其實電視臺的工作是王曉咚托關系幫他引薦的,作為朋友,他至少應該陪她聊聊天。

            趙桐輕輕哦瞭一聲,心裡卻再也淡定不起來,好像哪裡都有王曉咚的影子。她陷入新一輪的掙紮與猜疑。吃醋、丟東西、摔杯子,也還是填補不瞭心裡那個巨大的黑洞,漸漸就有瞭一種無力感。

            同樣無力的,還有畢巖。這個向來溫柔的男人,絕望地問她:我要怎樣做,你才能相信我?

            趙桐回答不瞭他。這個叫王曉咚的姑娘,讓她喪失瞭全部的自信。

            最後一次分手是趙桐提出來的。以前她說過無數次,隻不過這次,畢巖沉默瞭很久後,緩緩地說:好,我聽你的。

            她賭氣地連夜收拾行李,可看到兩人一起選的窗簾,一起從超市搬回來的碗碟,想起兩人一起描述過的未來,眼淚又止不住地往下掉。

            她心裡盼著畢巖說一句別走,可天都快亮瞭,畢巖還是什麼都沒說。

            原來溫柔的人,往往最無情。他說分手,那就一定是分開。